取消省界收费站“去堵提效”多方受益

2018年,江苏和山东、重庆和四川作为试点省市,率先取消了相互之间全部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共15个,原来频繁发生的交通拥堵现象得以妥善解决。

网民“封面”提出,取消省界收费站,关键还是在于利益协调和建立全国统一的高速公路管理体系。

当前的高速公路,从建设到运营、收费的管理体制,都是以省划界的,收费标准也不一致,甚至适用的交通法规都存在一定差异。

分割化的高速公路管理体系如何打通,相关利益、规则的纠缠与差异如何捋顺,需要管理部门牵头地方共同协商,拿出成熟的解决方案。

据报道,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近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交通运输部已研究起草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具体实施方案,并征求了相关单位的意见,正在按程序报批。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网民认为,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将人工发卡、收费、抬杆放行的方式转变为电子支付的方式,有助于减少高速公路省界堵点,提高通行效率,满足老百姓顺畅出行的诉求。

网民“刘彬”称,常年大江南北跨多省跑长途运输的卡车司机看到收费站内心就会很烦躁,原本并不拥堵的路段因为停车缴费而变得拥堵,走走停停既增加了油耗,还浪费时间。

取消收费站后,车辆通过省界时不再停车缴费,可直接通行,在到达目的地高速公路出口一次性缴纳所有通行费,这大大提高了运输效率,省时省力更省心,“真心希望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这一天快快到来”。

网民指出,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需要完善配套措施。

网民“丁恒情”认为,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并不存在技术性障碍,地域之间的收益分配也不存在多少困难。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