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第一, 5G份额第四, 华为最大的对手是它?

欧洲专利局(EPO)公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华为专利申请提交数量为2485件,位居全球第二,超过三星(2449件)。

痛失第一, 5G份额第四, 华为最大的对手是它?

但科技潮流瞬息万变,外部因素错综复杂,对手们正攻城拔寨。

在财报中,轮值董事长郭平提到,“堡垒很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也最容易从外部加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不止一次称,华为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时刻,要感谢美国等外部压力让华为团结起来。

国与国之间较量靠的是国力,企业之间的硬实力是订单。

5G刚刚起步,蛋糕足够大,居安思危、克服懈怠、重视对手、把握趋势,永远让自己处于舞台中央,才不会被市场抛弃。

华为最大的股 图-1

三星电子近日发布2019财年第一季度业绩展望,营业利润同比大降60%,创近10个季度新低。

最核心的存储芯片、显示屏业务疲软,供过于求,这家韩国最大的公司自曝“面临危机”。

但你若以此唱衰三星、轻视这家公司,为时略早。

这些年,Note7爆炸重创手机,它开始转型卖芯片,如今芯片疲软,它又要变阵:量产5G基带芯片、加码通信设备、重返中国手机市场……在5G领域狂刷存在感。

当华为撂下狠话“最晚明年超越三星手机”时,三星已经抄了华为后院。

市场研究公司IHS Markit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5G通信设备预估出货量方面,三星市占率达21%,超过诺基亚(20%)、华为(17%),仅次于爱立信(24%)。

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曾说,“除了老婆和孩子不能变外,其他一切都要变”。

成立80多年,这家危机感超强的公司,从水果经销商走向全球科技之巅,野心和实力相称,永远让自己活在趋势里。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5G时代三星手机这座大山或许很容易翻越,但撼动三星手机背后的三星帝国,仍然道阻且艰。

华为最大的股 图-2

01举国之力,韩国“5G第一”执念将5G与“国运”划等号的,不只是中国和美国,还有被称作全球经济“金丝雀”的韩国。

站在韩国背后、不顾一切实现“5G全球第一”的先锋,正是该国最大的财阀——三星。

韩国资源匮乏,严重依赖进出口。

全球经济一有风吹草动,韩国经济往往率先做出反应,成为世界贸易的风向标。

2018年,韩国GDP增速放缓至2.7%,创6年最低,钢铁、石油化工、机械、汽车、造船、半导体、显示器、智能手机八个支柱产业遭遇中、日等国挑战,两大主要出口产品——汽车和半导体的生产与出口双双下滑,也敲响全球市场警钟。

华为最大的股 图-3

新一轮科技浪潮下,5G,这个撬动数字经济变革的支点,不仅是美、中、欧等国家/地区的必争之地,也被韩国视为提振经济的希望。

早在2018年6月,韩国就已完成5G频谱拍卖。

对于“5G商用第一”的名头,韩国表现出了在“申遗”上的执念,势在必得不惜靠“抢”。

为此,三家运营商与美国运营商Verizon还上演了一场公关大战。

Verizon原本计划于4月11日推出5G服务;韩国运营商KT、SK电信和LG Uplus则定在4月5日。

没想到,Verizon突然将计划提前到4月4日凌晨,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但韩国运营商也不是吃素的,得到消息后于4月3日晚上11点紧急启动5G服务,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开通5G通用网络的国家,比美国提前了1小时。

华为最大的股 图-4

4月5日,韩国正式推出面向普通消费者的5G服务,三星Galaxy S10 5G版手机也同步上市,成为全球第一款正式上市的5G手机。

华为最大的股 图-5

4月8日,在庆祝5G商用的活动上,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世界第一”意味着韩国标准可以成为世界标准,5G将是未来韩国创新增长的基础。

抢到“5G第一”之后,韩国政府公布雄心勃勃的5G战略:把5G作为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平台,将投资30万亿韩元(合260亿美元),到2022年初建成5G全国网络,2026年为相关领域创造价值730亿美元的出口额。

国家之间一场公关大战背后,是科技战略制高点的争夺,最终落脚到领军企业之间的对决。

身处这股5G狂潮中的三星,5G更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

受存储芯片市场疲软、价格下滑等因素影响,三星电子预计2019财年第一季度营业利润将同比大降60%,跌至2016年第三季以来最低水平,仅为去年第三季度历史最高值的三分之一。

2018年,一家三星电子公司的销售额,几乎占韩国GDP的15%,支撑着韩国八大支柱中的半导体、显示器、智能手机产业。

从另一个角度说,韩国是在举全国之力支持三星发展5G。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