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最硬核的一场交锋是氢燃料电池

从技术角度来讲,我认为第二春如果能把我们这一轮碰到的问题解决掉,成本继续下降,产业化做好,规模效应做好,是有可能迎来继续上涨态势的,这是我的一个解读。

殷承良:其实你没有把我问你的最尖锐的问题回答我,是不是咱们大学的春天,要从政府里面赶紧拿项目。

至于企业最后是不是都能活下去,这个是我不考虑的,我要一个明确的答复,有点强人所难了。

章俊良:对于大学来讲,尤其是对上海交大,一般我们的研究是不缺经费的,不管做什么。

我想殷教授也是不缺经费的。

现在这个热潮来了,我反而觉得压力很大。

为什么呢?因为你在里面确实在做这个事,如果国家政策、资本、市场、社会都认为这个事要做好,结果你拿了钱没给它做好,是有责任的。

这一轮燃料电池形势看好,不仅仅是在后端,车厂的热潮起来,还要延伸到前面去。

我现在感觉到确实有这个势头来了,找我来谈投资的很多。

事实上在第一春里头,曾经有很多当时成立的燃料电池公司,比如说神力,还有其他的,可以举出一堆的例子,但是非常遗憾,走到最后,这些公司差不多烟消云散了。

我们已经看到了,第一春当时就两所大学比较不错,那些企业的结果真的是非常遗憾。

请问明天氢能的王总,现在第二春来了,在产业里做核心技术的公司怎么去定位?如果拿不到国家很充足的经费,拿不到这样的资源,有那么多先烈在前面等着你,你怎么看你的技术发展以及后面可生存的空间和进展?。

果然, 最硬核的一场交锋是氢燃料电池

王朝云(明天氢能科技总经理):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首先我不同意第二春的说法。

如果说第二春的话,锂电池也是第二春。

1860年前后,所有现在的技术当时都走过一遍。

如果燃料电池是第二春,锂电池也是第二春。

我们看现在的状况,首先我说市场数据,从前年、去年到现在,我国累计可以跑的燃料电池车大概有3000多辆,首先这个车已经在持续地跑了。

去年是1572辆,今年我预计应该不低于3000辆,这是一个持续增长的过程。

第二,从技术角度,现在的技术成熟度跟20年前或者十几年前是不一样的。

二零零几年的时候,贾博士的观点我也是赞成的。

2004年上海车展我看日本的燃料电池车,带着盲目的糊涂的不客观的态度,我认为燃料电池简直是胡扯淡。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我一个同学当时他做燃料电池车,我说胡扯淡,氢气这么弄,就可以做燃料电池车?糊涂,根本就不明白。

贾可老师我估计你也不是很明白,因为我干到今天,我也还是门外汉和门内汉中间那个汉,所以不要轻易地下结论。

过了大概七八年,我老跟他们探讨这个事,查了很多资料,我对这里面的原理有点理解了,有点接受了。

但是那时候,产业界参与的太少,所以老是在大学、研究所那个层面做,这里面还有很多问题。

特别是产业界,产品成本那么高,技术门槛那么高,加工过程这么复杂、这么艰难,听听都可怕。

但现在不是了,我坚定地认为燃料电池汽车是新能源汽车的终极方向。

技术成熟度,章老师说了,极板有第一代第二代,我们正在做的是金属双极板,我们现在持续地强化实验跑的,寿命超过5000小时。

欢迎大家到六安去看看,我们有一个燃料电池工厂,生产线也建了,膜电极也是第二代。

现在的综合成本跟十几年前相比,已经下降了多少?何止70%?UNDP(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08年的时候弄了两台还是三台燃料电池客车参加奥运会,1200万元一辆,现在一台客车价钱还是高的,大概150万-200万元一辆,还可以继续往下降。

市场、技术、人才和社会接受度,现在都不一样了。

尽管是这样,我也不客气地说,大部分我们搞汽车的这帮人对燃料电池里面运行的原理还是不明白。

经常看了吓一跳,不燃烧怎么会发电呢?都是这样一些问题。

我不同意第一春和第二春的观点,那是机会主义的观点。

我认为技术到了一定的阶段,持续地往下走,这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第二,我认为虚火,确实现在是虚火。

我认为这个虚是虚得好,要为这个虚去欢呼。

因为燃料电池是能源革命,动力电池和汽车产业的革命。

我们不完全统计,现在全国有30个地级市都发布了氢能、燃料电池产业发展的意见或者规划。

全国氢能产业园陆陆续续地大概超过20个,特别是广东、上海、江苏、武汉、张家口、大同,也包括我们安徽六安,政府真正有投入,企业真正有投入,也有人才在转型,有设备在运行。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